13家银行逾13亿信用证逾期未还苏浩集团陷入债务黑洞

南京报道称,去年油价的大幅下跌就像一张倒下的多米诺骨牌,导致江苏省主要国有企业苏浩集团陷入债务危机。

1月13日至3月9日,苏浩集团通过上海清算所六次宣布公司第三子公司江苏纺织进出口集团(以下简称江苏纺织工人)部分信用证逾期,涉及13家银行,逾期债务相当于13亿元以上。

另外2.07亿元将由江苏纺织集团(以下简称苏芳集团)担保。

然而,据记者调查,公告中披露的债务只是一部分。江苏纺织工人实际上仍拖欠贸易商数亿美元,一些贸易商已向法院提起诉讼。

同时本报记者还从有关部门获悉,江苏纺工董事长周晓炎等人已被江苏省公安厅立案调查。与此同时,记者还从相关部门了解到,江苏省纺织工业董事长周晓艳等人已经被江苏省公安厅调查。

苏浩集团的债务危机”去年11月,我们与江苏纺织工人签订了苯乙烯和甲苯供应合同。我们同意最晚的付款日期是当年的12月18日,但他们从未开立信用证或支付货款。

“江苏省的一名外商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与江苏纺织工人及其母公司保持联系,但迄今为止江苏纺织工人尚未履行其违约责任。

据悉,为了获得补偿,30多名交易员多次推选代表与苏方集团及其母公司苏浩集团沟通。仅这些代理行的债权就超过3亿元,每笔债权超过1000万元。

除了贸易商的欠款外,江苏纺织工人还欠了大量的银行信用证。

由于苏浩集团已发行多种短期短期债券和中期票据,且必须履行重要的信息披露职责,自1月13日以来,该集团通过上海清算所连续发布了6份《下属三级和四级公司逾期信用证公告》。据3月9日最新披露,由于化工产品进口委托代理资金周转困难,截至3月6日,江苏纺织及其子公司的进口发料和预付款总额为2.68亿美元,国内信用证总额为1.64亿元。

其中,进口签发和预付款逾期金额达2.01亿元,国内信用证逾期金额达6102300元。苏芳集团履行担保责任,赔偿2.07亿元。

根据披露的信息,上述逾期信用证涉及13家银行,其中许多银行已签发进口证书和超过1 000万美元的预付款。

数据显示,苏浩集团、江苏苏浩控股集团是江苏省的一家大型国有企业。其一级控股子公司包括苏芳集团、鸿业集团、苏浩国际集团、苏浩投资、苏浩建设、鸿业期货等八家一级子公司,而江苏纺织工业和鸿业股份(600128)均为苏浩集团的三级子公司。

债权人前来讨债”直到现在,他们还没有给我们明确的意见,承诺的赔偿也没有兑现。

”一名交易员的负责人告诉记者。

据了解,已有30多家贸易商登记了债权,其中22家成立了债权人联盟,共同向江苏纺织工人及其母公司苏浩集团讨债,并进行了多次谈判。

根据双方会谈的总结,苏浩集团的处置小组曾承诺在2月初提出一项处置计划,并提前支付部分欠款,但迄今尚未兑现。

2月9日和3月16日,许多贸易商代表前往苏浩集团和江苏省SASAC征求意见。

除交易员所欠债务外,如果逾期纠纷在短时间内得不到解决,上述13家银行也可能产生超过10亿元人民币的不良贷款,但银行与江苏纺织工人之间的沟通仍不得而知。

“事实上,江苏纺织工人可能已经资不抵债,但我们敢和他们做生意,因为他们说他们是国有企业,不会有问题。

”上述交易员表示,“现在很难见到苏芳集团。我们只能去苏浩集团。

“但是,对于苏浩集团来说,他们也有自己的困难。

“这件事突然发生了。国有企业的管理体制不同于私营企业。纺纱集团是我们的子公司和132家下属企业之一。他们的管理权属于纺织集团,超出管理权的必须先向SASAC汇报。

“事故处理小组的一个人说。

“早期,他们(江苏纺织工人)在计算机系统(显示器)中没有大量非法操作,他们都是离线操作的,而且除了总经理之外,董事长直接指示销售员去做,这给我们的调查带来了很多麻烦。

”处置小组说道。

一般来说,国有企业互相担保借钱是很常见的。

根据苏浩集团2014年第一期卖空和卖空招股说明书,截至2013年9月,苏浩集团为苏芳集团及其子公司提供的担保总额达到9.27亿元。

然而,苏浩集团在上海清算所的公告中表示,目前他们还没有向苏芳集团和江苏纺织工人提供担保和贷款资金,这也意味着苏浩集团在法律上没有赔偿义务。

不过,上述处置小组人员曾对交易员表示:“目前的主要任务是将损失降至最低。省公安局经济调查组正在尽一切努力追踪货物和资金,以尽量减少损失。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我们绝不会让这家企业破产。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希望,我们会尽一切努力。

“危机背后有许多疑问。在当前日益严格的国有资产监管下,江苏纺织工人怎么会陷入这样的境地呢?为了了解这种情况,记者分别致电苏浩集团、苏芳集团和江苏龚放,但这三家公司都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然而,据一位熟悉该事件的鸿业期货人士称,事件的直接原因是芳烃产品的崩溃,导致江苏纺织工人大量违约,未能收回放行的货物,最终导致资本链断裂。

据了解,江苏纺织工人主要与这些贸易商交易芳香化工原料。

自去年以来,芳香产品的价格持续下跌。例如,苯乙烯在今年1月从峰值1680美元/吨下降到约850美元/吨,几乎减半,特别是在去年第四季度。

事实上,作为一家进出口贸易企业,江苏纺织工人不需要大量库存,如果他们能及时转卖并收回货款,资金链就不会断裂。

然而,江苏纺织工人从代理商那里购买了大量货物,放行的货物无法汇出,这也是此次事件中最大的疑点之一。

记者从调查中了解到,江苏纺织工人的大量化工产品被出售给江苏万荣国际进出口公司,该公司也是一家贸易公司。法定代表人是陈惠敏,股东是王婷和朱永玲。

然而,据苏浩集团内部人士透露,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实际上是另一个名叫江涛的自然人,他曾在苏浩集团的一家子公司工作,专门为后者交易化学产品。

苏浩集团的处置团队也承认周小燕等人隐瞒了公司的经营和财务状况。

江苏省公安厅出具的“协助查封通知书”显示,江苏纺织工业董事长周晓燕等已被调查,江阴田丽石化码头存放的1万多吨苯乙烯产品及其他与江苏纺织工业有关的资产也被查封。

那么江苏纺织工人是如何逃脱母公司和SASAC的监管的呢?与江苏万荣交易背后的秘密是什么?记者们将继续跟进。

发表评论